用户名: 密码: 记住

大明通缉犯:第636章 大漠孤烟直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大明通缉犯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没有说话并不代表着他的内心没有想法,他知道这个子实在沙漠上的,但是想要逃出他的手掌心是不可能的事情,他只是淡淡的笑了笑,说道,放心吧,这一次这个子是逃不掉的,他是死定了!他死定了!

    陈生静静看着他们两个人,看起来就像是在装逼,尽管他不想装逼,可是现在这样的场景他必须是要装逼,并且这样的装逼还是最深沉的装逼。几乎是开启了他的装逼模式。

    我不想杀你们,可是你这些宵之辈非要过来跟老子过不去,那么你们也就只好死了。陈生看着眼前的两人继续说道,其实在我的眼中你们就是鬼,就是即将要死的人,或者是别人的替死鬼。真的非常可惜。

    陈霸没有说话,现在他感觉到有一些尴尬,因为他们都曾经答应过尚可行那就是一旦追上他们,并不是和他们打打杀杀,而是要尽可能的拖延时间,以达到后面大军的赶来。可是今天面对这样的敌人,他完全被冲昏了头脑,一心想着尽快将对方拿获归案,尽快将对方杀死。

    但是在没有做到的时候,他竟然呆住了,毕竟现在就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了,他们难道是要等着对方来杀他们吗?不能等,很快他便举起手中长刀斩向陈生,而他身边的另外一个人闻大嘴也飞了过来,举刀想着香炉砍来。

    陈生只是一招制胜,就是一剑下去,非常的爽快,就把眼前的整个瞪着眼睛的陈霸给斩成了两段。看到自己的同伴就这样的死了,就这样的灰飞烟灭,闻大嘴还有反应过来,香炉的那把耀眼的长剑已经割开了他的咽喉,倒在地上汩汩流血,并不是他们都不经打,而是陈生和香炉的功力实在太强,过来和他们打架的人都要死,并且是没有理由的死。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只见在一片大漠之上燃烧着一股狼烟,并且再这样的烟火上面烤着马肉,现在就能闻到喷香的味道,香炉呆呆坐在篝火前,自信认真的烤着马肉。

    陈生就在她的身边,他在不断的提取马血,因为这就是他们今后的饮品,这里没有绿色植物,更加的没有水资源,那么他们就要想办法喝到水,可是没有水,那就只有喝马血。

    他用马车上的大桶,整整接了两大桶马血然后放在马车中,以后他们还要慢慢的喝,而马肉他们烤了四条马腿,只是吃了一条,剩余的三条放在马车当中,也是今后的食物。

    他们就这样的坐在沙漠当中,坐在众人的死尸当中,没有很快离开,大漠上燃烧起了孤烟,并且这样的孤烟一直冲天而起,冲天而去,不知道去到了什么地方。就在他们不愿的地方还能够看到落日,并且这时候的落日是圆的,是血红的,就像是一个红球。

    他们相互依偎在一起,就这样的看着落日,就这样的看着孤烟,就这样的吃着马肉,就这样的喝着马血,就这样的相互依靠。现在没有了狂风,也没有了沙尘,有的只是寂静和荒芜。

    咱们要往哪里去?香炉看着远处的血红的落日问道,毕竟在她的心中也是一片茫然,不知道未来的路还有多远,他们要往哪里去。所以她是非常担心的,陈生听着对方的话,说道,继续往北边走。

    为什么?再往北边去,咱们就去到了蒙古国?香炉撩了撩耳畔的秀发说道,现在蒙古国正在和咱们大明交战,如果咱们去了那里会不会有危险?再说我爹爹和侯叔叔他们在大牢之中有没有危险?

    这些不是咱们现在应该考虑的事情,咱们现在应该考虑的事情是如何活着,只要咱们活着一切都是由希望的,如果咱们死了一切都是没有希望的,这些我好像很早的时候就跟你说过。

    毕竟现在咱们很危险,后面还有追兵,不要以为咱们杀了这几个人就可以天下太平了,其实这是咱们困难的刚刚开始,大鱼还在后面,咱们应该心为妙才是。陈生货到这里的事情,轻轻的拉起来香炉的手。

    香炉淡淡的说道,你跟这我受苦了。陈生只是淡淡的一笑,说道,应该说你根本我受苦了,如果我能够把这些恶人全部杀死,或者咱们就不用逃跑到这样荒无人烟的沙漠上了。

    如果咱们在这片沙漠上能够生存下去的话,咱们就长期居住在这个地方你说该有多好?陈生看着怀中的香炉问道。其实香炉也是一个喜欢清静之人,说道,这里的沙漠好是好,但是没有淡水,咱们岂不是要渴死在这里!

    陈生扶着香炉站了起来,看着远处苍茫的沙漠,说道,其便是再荒凉的沙漠上也能够找到绿洲,咱们不会渴死在这里,总有一天是会找到淡水的。说到这里的陈生看着怀里的香炉。

    咱们走吧,这里非常危险,说不定后面的人就快要赶过来了。随后他们便登上马车,迎着即将要落山的太阳继续往北边走去,沙漠当中被沉重的马车碾压出两道深深的痕迹。

    他们并没有下车把地上留下来的车印子抹掉,因为他们坚信命运,坚信一定会起风,到那个时候,地上的车轮印子自然是被抹掉的,所以他们赶着马车继续前进,没有人知道他们要去到什么地方,就算是他们也不曾知道。只要前方有路,就继续前进。

    寒星映照之下,他们的马车依然没有停止,而是在缓缓前进,向着北方,尽管遥远,但是只要有目标,终究有一天是会达到的。这就是陈生经常思考的事情,也是他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城墙外,古道边,芳草并没有连天,而是一个芳草都没有,只有无边无际的荒野,还有远不见头的荒沙戈壁滩,这里就是即将进入沙漠的地方。也就是在这个地方行走着一只庞大军队,并且军中还有粮草辎重,似乎是在去边疆和蒙古人交战。

    但事实的真相并不是这个样子的,因为就在这中间还有三辆豪华的马车夹杂其中,虽然他们携带着很多辎重,但是他们依然行走的非常快速,因为他们想要到前面赶上一个人。

    三辆马车当中分别坐着尚可行,朱颜改,还有阙莫笑,其实他们三个人只是同僚关系,其他两个人的武技修为上并不比尚可行差到哪里去,只是尚可行修炼了莫邪剑法而已,只是他知道陈生的脾气和性情,只是他和陈生交过了几回手,只是他和陈生之间有着很深的仇恨。

    尚可行悠悠的坐在马车之中,看着这片广阔无垠的沙漠,看着苍空之上的雄鹰,还有那高高升起来的太阳,没有人知道他的内心到底实在想什么故事,毕竟他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他是经历过生离死别的人。现在所有的事情在他的眼中都是那样的扯淡,唯有报仇,唯有找到陈生,唯有杀掉他,他这一辈子才会快乐,要不然他这一辈子算是彻底废了。

    今天他带着这么多人来追杀陈生和香炉,他是有着足够自信的,毕竟现在的他和座天使完全不一样的,不管是在功力上,还是在智力上,还是在势力上,还是在实力上,都足足的远超对方很多倍,所以他坚信一个真相,只要能够追上陈生,那就直接证明他完蛋了。

    前面不断传来汇报,说他们已经发现了陈生和香炉的行踪,就是朝着荒芜的沙漠中逃走了,他们现在正在继续追赶。尚可行只是笑了笑,因为他清楚的知道只要已进入沙漠就标志着进入了一个残酷的世界,他们想要再这样的荒漠中活命,想要在这样的荒漠中生存下来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可是他在忽然之间有了一丝顾虑,那就是莫邪剑,陈生如果真的死在了沙漠上,其实根他的干系并不是很大,关系最大的就是他最担心的莫邪剑,如果这样的莫邪剑在无垠的沙漠中遗落,那就是很难在找到的事情,想到这里的时候,他的眼睛眨动了一下,脸上的肌肉抽搐着。

    可是有在忽然之间,便得到了可靠的情报走在最前面的大档头范苦死掉了,所带领的三十号人马全军覆没,这是一个震惊人心的消息,当尚可行听到之后依然保持这镇定,只有另外的两个人朱颜改和阙莫笑是十分惊讶的。

    但是就在他们的惊讶还没有过去多长时间的时候,忽然之间探马飞报,二档头陈霸和三档头闻大嘴也死掉了,并且也是全军覆没,这次死掉的人有三百多号人,对他们来说是更大的震惊。

    而尚可行始终都没有说一句话,因为他清楚的知道陈生的本事,更加的知道他杀人的方式,就是喜欢把所有人全部杀掉。

    《大明通缉犯》名气不大但好看的小说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elagar.com/shuku/dmtjf.htm
上一章        大明通缉犯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