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大唐马王爷:第304章 深夜把玩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大唐马王爷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她被婆子惊醒,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一看天光都亮了,忙起来打开了门。婆子也不理她,埋怨着满屋子的灯烟味儿,把火升起来,叮叮当当地做事。丫环怕挨呛,从厨房里逃了出来。

    崔氏也得了信,怎么不得张罗一下,她吩咐丫环道,菊儿,你去告诉高白,去交河采办些鱼肉,你和高白一同去。菊儿领命去了。

    婆子一个人在厨房里忙碌,一边做着早饭一边想着午饭,并且想着晚上总得炸些面食,那就得把面先和好了备上。但是她找面盆,怎么也找不到,明面上哪里都没有。

    为着做的时候省事,她早就事先把面锣好了放在盆里,用白布蒙了放在碗架上的,怎么就没有了呢?婆子蹲下来找,在菊儿的小床下边发现了它。

    这是丫环被婆子呛得气不过,偷偷地拿了来塞到自己床下的。婆子把面盆端出来,见面盆上蒙着的白布也不见了。再看盆中,表面平整的面上有个小涡,似乎是什么东西掉到面里去了。婆子不满丫环,就在那里叨咕,真是不讲究,大好的面往床下塞,与你那破鞋放在一起也不苫盖一下!

    柳玉如正好进来,听到婆子讲什么破鞋,便问怎么回事。

    婆子把事情一说,柳玉如道,把表面的刮出去一层,然后再加上些新的。她在面盆里也看到了那个小涡,更信了婆子叨咕的有理,说,果真有东西落进去了。

    柳玉如伸出了食指到那个面涡的位置探下去,咦,这是什么?

    婆子去看,见柳玉如的食指上套了一只沾满了面粉的金质指戒,上边镶着一颗大大的红宝石。

    丫环菊儿在回新村的路上,在马车里不止一次地抬起手来摸自已的胸口。她每摸一次,便暗自欣喜一回。这是任何一个女人做梦都想着拥有的。再说,哪里写着自己就该是一个下人?下人怎么会有这样好的运气拥有这样的宝贝。

    谢金莲有吗?还是丽容有?那就说明自己命中注定不是一个下人。那些珠光宝气的大户小姐又与自己有什么区别?自已不论是身段还是模样哪一点差过了她们?

    柳玉如和谢金莲她们在桑林入伙的事情上瞧不起自己,把自己当作一个身份卑微的女子看待,但是上天确是眷顾自己的,把这样令人垂涎的东西放到了自己的身上,那就说明自己命中注定不是卑微的。

    难道她们就不羡慕!

    在见到崔氏的那一刻,丫环的心里有一点点的不自在,觉得有点对不住夫人。不过夫人宁可拿了这样金贵的东西去送给不相干的鄯州人,也没有想到过要给自己什么。她送出去了便不再是她的,自己不偷不抢,有什么不自在的。

    崔氏的心情也不明不白地好起来,高峻虽然对她的过去有怀疑,那又怎么样?所有的纰漏都让她弥补上了,她没有短处在谁的手里。

    晚上柳玉如她们嘻笑着回到家里来,纷纷跑上楼去洗澡。崔氏看得出她们下午在桑林里一定没怎么闲着,似乎连裙子上都挂从地里带回来的尘土。

    她想不明白柳玉如这些人怎么会去做那些下人们才干的事情,竟然连女儿都乐意随着她们胡闹。她也想不明白,自己三番五次地为难她,柳玉如这个人为什么还能笑得出来。

    柳玉如在家中这些小辈女子中的号召力让崔氏有一点点的嫉妒。她和高峻两个人一内一外,竟然让他和高审行夫妻两个一筹莫展。不得不说这是一对奇妙的组合,一个狂放不羁、一个绵里藏针。

    高审行无论是在官品和震慑力上都控制不了高峻,有很多时候不得不拿出做老子的底牌。而柳玉如,虽然在所有的事情上都不与自己针锋相对,但总是一次又一次地化解了她的攻势,并让她一次又一次地感到尴尬和难堪。

    菊儿的住处、婆子的去留、桑林的入伙尤其是她把大屋子让给婆子这样的下人也不说让给自己,这件事打得她脸上疼痛万分、却不红不肿。这一件件的事情,似乎都是柳玉如在贞观十四年长安街头的胜利上一次次的加码,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想起了亲生女儿崔嫣,就再一次让崔氏心疼。

    她为了崔嫣,心机算尽、含辛茹苦、忍辱负重、委曲求全。崔嫣为了高峻,在长安时宁可栖身于庵堂也不愿意多见自己一面。到了西州后又与柳玉如一条心了,柳玉如说什么是什么,自己说什么不是什么这个小白眼狼,才是不知道她母亲的苦心。

    晚饭时,崔氏看到柳玉如浴后如同出水芙蓉的样子,更是抑制不住心头对她的厌恶,面色越发地僵硬和呆板起来。后来她自己坐在饭桌边,发觉这样子会更显得自己处于柳玉如的下风,这才慢慢地把笑容浮了上来。

    她难过个什么劲儿?她是婆婆。

    菊儿侍立在崔氏的身侧,把主子脸上的表情一丝不落地看到了眼里,这些年她跟随在崔氏的左右,主人想什么她岂会不知?她看了看低眉顺首地坐在桌子另一边的柳玉如,有些庆幸在西州遇到这个美人。若不是她,那件指戒怎么会飞到自己的胸前?

    丫环忍不住抬手到胸前去摸了一下,把脸上满足的神态压了下去。

    等到夜深人静之时,丫环从里面关了厨房的门,独自躺在小床上,拉闭了床帘,迫不及待地从胸衣的破口里慢慢把那只指戒挤出来,拿在手里把玩,只觉得整个小小的厨房里都光彩夺目。

    这是她侍奉崔氏以来最大的收获。这只指戒的价值,在长安不太繁华的坊区买一座大院子是不成问题的。但是她不想这么做,她要留给自己,再传之后世。

    丫环在灯光下将指戒套在中指上试试,再套在无名指上试试,简直就像是专门为她定做的一样,真是爱不释手。最后,丫环实在困极了,手里握着红宝石的指戒睡了过去。

    早上天刚刚亮的时候,一匹快马从牧场里驰了出来。坐在马上的是位年轻的护牧队员,他英姿飒爽,人、马俱是崭新的牦牛皮护甲。虽然脸上稍稍呈现着连夜奔驰后的疲态,但精神很好。

    他是高大人派回来送信的,而高大人的大队伍则随着牦牛群慢慢走在后边,估计午时也就到了。这人先到了柳中牧场,对着值夜的万士巨通报了情况,然后又马不停蹄地往高大人家而来。

    柳玉如接到了信,马上告诉了姐妹们,这些人一下子全都从床上爬起来梳洗打扮,并且告诉婆子赶紧起来准备饭。早饭可以凑合着早些吃了,但午饭一定要丰盛!

    婆子慌忙来厨房,一推门,从里面栓着。她没有好气地一边嘀咕,一边啪啪啪地拍门。丫环昨夜里把玩指戒实在是太晚了,什么时候睡着的都不知道,灯都没有吹,碗里的油早就烧干了。

    《大唐马王爷》名气不大但好看的小说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elagar.com/shuku/dtmwy.htm
上一章        大唐马王爷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