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万物留痕:17.第十七章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万物留痕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这还看个毛线啊。

    大半个身子都贴在一起,热烘烘的,唐邵源整个人都有点热血沸腾起来,忍不住想往边上躲躲,又有些舍不得,坐在原位不敢动弹。

    哎呦,不好意思,热着了吧。路铮忽然之间好像发现了他的不自然,很干脆地往左边动了动,空出一块空位子来:我往边上挪挪。

    不!我还可以更热一点的!

    唐邵源面上不显,内心已经泪流满面地举起了尔康手。

    没了身边这个巨型干扰源,唐邵源内心悲壮地仔细观察了一会儿,终于在照片上看出了一点异样的痕迹,惊喜地挑挑眉看向了路铮。

    聪明。邵源真是块搞痕检的好料子。路铮对唐邵源的悟性很满意:要是你不是个法医,我一定追着你要当你师傅。

    正在两个人相视而笑尽在不言中的时候,驾驶座那边又传来了魏雄风崩溃的声音:组长!你们开小灶又不带上我!

    官儿再小,路铮也是领导,而唐邵源比他资历高,处于一组食物链最底层的魏雄风一下楼就被毫无同事爱地丢进了驾驶室,此刻好奇得抓心挠肝,然而很悲剧,为了安全驾驶他也只能老老实实地手握方向盘直视前方。

    回去再给你看。路铮笑笑:你现在正好在开车,想象一下握着方向盘的动作,就知道为什么我说詹家兴有重大作案嫌疑了。

    唐邵源抬起手来模拟了一下开车打方向盘的动作:所以说这个手掌前面编纬上的扭转痕迹,是凶手经常带着手套操作方向盘造成的!

    魏雄风在前排也用手在方向盘上摩擦了一下,也终于恍然大悟:詹佳兴上次来接受询问的时候提到过,他是一个开夜班的出租车司机——

    对。这起案件在最开始,我们就排除了见财起意的可能性,凶手没有拿走老太太床头柜上的首饰,而且凶手做了非常充分的准备,熟门熟路,和平地进入了现场——除了雇凶杀人之外,只可能说凶手是这家人的熟人,而且之间有着感情纠葛或者仇恨关系。路铮补充道:劳保手套也是出租车司机、大卡车司机等人经常使用的手套,价格便宜摩擦力大,詹佳和一家的熟人中,除了詹佳兴,也没有任何其他因为工作需要,长期接触方向盘的人了。

    几人和侦查员们一起在詹佳兴家里翻了个底朝天。因为前两天所受到的刺激太多,动了胎气的闻姣站在一边,小脸煞白,一副随时要昏过去的模样。路铮为此还特地找来一个女侦查员去给她做思想工作。

    最直接的证据,无疑就是那双沾过血的劳保手套,可惜的是在詹佳兴的车里路铮只找到了一双刚刚拆开没多久的新手套。那双39码的解放鞋也不见踪影。

    和富裕的詹佳和一家不一样,詹佳兴的居住环境一看就比较拮据,是那种带着小院的老旧家属楼,再过几年估计就得被拆迁了配合市容建设的类型。路铮在屋里兜了一圈,什么都没发现,又站在门口扫视了一圈。

    忽然间门口靠边的位置,一个小小的烧煤炉子引起了他的注意。

    这个炉子,是你家的吗?路铮找到闻姣问道,此时她看起来已经情绪稳定了不少,就是依然有些忐忑不安的样子。

    是的。她咬咬嘴唇:这个炉子其实是我和佳兴用来烧菜的,我们这个房子太老了,没有天然气。

    路铮依然面色和善:那这个炉子怎么会放在院子里?

    我也不清楚了,可能是佳兴拿出来的吧,最近这两天我身体不好,都没烧过菜。闻姣闻言讷讷道。

    路铮心里有了主意,戴上手套在炉膛里面掏了一会儿,掏出了不少片状的炉灰,在炉灰中,他还发现了几小块没有烧干净的残片,看起来应该是某些粗麻布质地的布料,颜色被熏得都有点黑了。

    颇为小心地把这些布料收集起来,路铮一抬头就看到唐邵源从屋后走出来,手上戴着手套,皱着眉头,颇为嫌恶地拎着一把脏兮兮的菜刀。

    这是从屋后面的垃圾房里找到的。唐邵源见路铮面露好奇,解释道:咱们运气不错,这把菜刀刚好从垃圾桶边上掉了出去,收垃圾的人比较粗心,就没有收走。我比对了一下上面的缺口,很可能这就是凶器。

    这一片小区的垃圾房还是九十年代的样式,水泥砌成,贴着瓷砖,做成一个真正小房子的样子,正面开了两个四方形的窗户,屋里窗户下摆着两个垃圾桶,门平时都是锁着的,收垃圾的工作人员过来的时候,就是把门打开,然后把垃圾桶拖出来倒干净。这样的垃圾房远看模样不错,但是垃圾堆的多了的时候就会从桶里掉出来落在垃圾房里,比较隐蔽也不容易清扫,正好便宜了路铮他们。

    关键证物找到了自然值得开心,就是那垃圾房实在是臭气熏天,门口还有不少黄褐色的迷之污水,这次出门出的急,唐邵源连口罩都没来得及带,真不知道他这个酷爱干净的讲究人是怎么忍下来的。

    辛苦你了,邵源。路铮颇为欣慰地看着他:等案子结了,哥请你吃海鲜。

    唐邵源屏住呼吸把脏兮兮的菜刀装进了证物袋,给路铮回了一个有些苍白的微笑。

    不出路铮所料,在詹佳兴家附近的垃圾房里捡到的菜刀上检出了詹佳和夫妇二人的dna,而那块炉子里残存的布片也被证实了是劳保手套的一部分,上面检验出了龚自强,陈阿芬老夫妇二人的血迹。

    詹佳兴被迅速地带回了市公安局。

    在听说了詹佳兴归案后,詹胜男的最后一道心理防线也被击破了,之前一直冷着脸不愿承认的她终于低下头露出了松快的神情。

    耿志忠问的这个问题可能是审讯室中所有人心□□同的疑问。

    詹胜男原本有一个幸福的家庭,詹佳寿夫妇虽然不是大富大贵,但是也算吃喝不愁,詹胜男一个小姑娘,在家庭遭遇巨变之后自己独自一人也花不了多少钱,经济上没有太大的压力。她和詹佳和夫妇之间应该也没有什么利益的冲突。而且根据詹佳和的母亲所说,詹佳和夫妇在詹佳寿夫妇去世后,本来将詹胜男接到了家中照顾,后来詹胜男不肯才作罢,但是詹胜男偶尔也去他家吃过几次饭,关系算不上多好,但是也没有什么仇恨。

    面对自己的亲堂弟,亲堂妹,两个才上小学初中的孩子,她是怎么下的手呢?

    詹胜男自己似乎也有一些恍惚。

    《万物留痕》名气不大但好看的小说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elagar.com/shuku/wwlh13.htm
上一章        万物留痕章节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